2019败发型坚硬是它!欧美IG时兴度破开表的慵懒散微卷发靠平板夹3步儿子搞定

品牌发皓价慧聪网工业机具人什父亲评选闪明退场

四大古国 代笔物:当好市委市内阁决策顾讯问副顺手铰进泸州经济高品质展开

2019年11月13日 03:53

草儿坐在铁路桥上,看着城市里穿梭的车流,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车厢里泛白的灯光从窗里泻了下来,在草儿的身后抹下了一瞬间的白。 草儿吸完第一支烟,把手朝天空用力的一挥,红色的烟头在夜空下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像流星。  
 草儿突然就想,是不是也可以许个愿?是与否还来不及决定,闪烁的红光已经卷入桥下哗哗的流水,于是,一切在来不及开始中结束,消失不见。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记得,那天,夜空也是这样深邃,也一样有着密密的星。恒就坐在草儿身旁,肩并着肩。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
“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是知道一辈子很长的,可是草儿不知道有恒陪伴的日子会是这样短暂。 
二  
 2005年10月1日 七天的长假让文的咖啡馆变得吵杂而拥挤。 
 草儿坐在角落的钢琴旁,早已学会了习惯,习惯了所不会习惯的,也习惯了所不能习惯的。 淡淡的灯光下,草儿坐成一道寂寞的风景,指间划过的是一曲《一辈子的孤单》,她像刘若英一样轻轻的唱: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草儿轻轻的唱着,目光游移。一张张晃动着的熟悉或陌生的脸孔,在国庆的夜里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少了孤单的身影。 文在吧台后忙碌着,白色的棉布衬衫前系着件暗绿的围裙。岁月在他35岁的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沉淀了一份独有的成熟。草儿喜欢看文系着围裙的样子,草儿奇怪文一米八的个子怎么也可以将围裙穿的这样好看。 文不爱说自己的过去,草儿只知道文两年前从加拿大回国,开了这家咖啡馆。回国前,文和朋友在温哥华开着一家画廊。文的油画画的很好,现在咖啡馆里挂着的都是他的作品,标着高价,喜欢的人很多,可是从没卖出过。 
 草儿曾问过文:为什么不打个折?打的话一定卖的很好。  
 文就笑了,我不想卖的。 
 那为什么要标着价?文总是让她奇怪。 
 文笑着刮下草儿的鼻子,等哪天我要是画出一幅无价的就不标了。  
 文是可以自负的,草儿想。 
 文的才气和俊朗的外表总是吸引着很多女人,咖啡馆里常来一些美丽的单身女子,草儿看着文对她们如出一辙的绅士般的温柔,草儿知道,其实文是遥遥不可及的。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 然后,草儿就看见了恒。 恒坐在吧台的角落,紧邻着草儿的位子,黑色的T恤后高大的背影在人群里陌生但却醒目。 
 文把一勺磨好的咖啡放进了咖啡壶,于是浑浊的空气里开始飘起了浓浓的咖啡香。  
 草儿,猜猜!文说。 
 草儿闭上眼睛,夸张地皱起眉头深深的吸一口气,南山!  
 文端出一杯早已调好的卡布基诺,笑着刮了下草儿的鼻子,那是草儿猜中后的奖品。  
 草儿,你的鼻子该用来辑毒。  
 不可以,除非咖啡也变成一种毒品。草儿喝着卡布基诺,笑的一脸得意。  
 草儿喜欢卡布基诺,一点点烈,一点点苦,拌着奶油有种温醇而浑厚的香,让草儿觉得塌实而安心。 
 文,你调的卡布基诺是世界上最好喝的!  
 我穿围裙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文笑。  
 是!草儿也笑,这是文在草儿心里的两个世界之最。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着草儿笑着露出整齐的牙齿。草儿坐在恒的身旁,看见了恒手中的卡布基诺。  
 为世界上最好喝的卡布基诺干杯!恒笑着举起杯子。草儿抬头,看见了一张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干杯!恒的笑亲切温暖得不容拒绝。 
 你叫草儿?我是恒,第一次来,以后会有第N次。  
 草儿笑笑,因为咖啡? 
 是,还有你的歌,一辈子的孤单。  
 呵呵,你是今晚这里唯一孤单的人。  
 不,不止我。 恒抬头看着草儿,炯炯的目光一直穿到了草儿的心底。 
 草儿忽然就&#;觉的有些冷,像是褪去一层厚厚的皮。  
 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一个人住,一个人走,一个人的一切让草儿早已经习惯,习惯到已经忘了怎么去感觉孤单。草儿不明白为什么恒可以这么轻易的让这样的习惯在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草儿沉默着燃起一支烟,寂寞的红光里,草儿莫名就生出一丝自怜。  
 文专心的磨着咖啡,仿佛在自家的厨房,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除了草儿。 在文的眼里,红光背后草儿那张清秀的脸从来就写着孤单,清晰得让文的心总是隐隐的疼。  
 草儿是不知道的,在草儿心里,文遥遥而不可及。  
三  
 长假渐渐的接近尾声,咖啡馆里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少了嘈杂多了些清静。  
 每天,当草儿唱着歌时抬头总能看见吧台前的恒,微笑着,一脸阳光。  
 恒的笑那样的真实,那样的近。草儿想。  
 吧台后的文总在忙碌着,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依然是一份草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诠释的表情。 
 恒开始陪着草儿走回家的路,陪着草儿爬上高高的铁路桥,看车流,数星星。 恒的陪伴让草儿觉得回家的路越来越短。 
 10月7日晚12:00,深邃的夜空有密密的星,恒和草儿坐在铁路桥上,肩并着肩。 
 恒说他来至五千公里以外的城市,只是因为旅游路过这里。 
 恒说草儿,明天一早我就得搭班机回去。  
 那时,草儿刚好抬头,看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草儿的心突然就紧了一下。  
 美丽的背后为什么总是注定逝去?草儿想着,什么也没说,开始数天上的星星。 满天的星星,或近或远,或暗或明,在草儿眼里朦胧成一串晶莹的泪滴。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见了草儿脸上的那串晶莹。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恒说着,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是开始或是结束?草儿不想,因为一切早已混淆不清。草儿只知道她的等待&#;将随之而起。 
四  
 吧台后的文一如既往的忙碌着。咖啡馆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没有了恒高大的身影。 
 草儿在恒的电话和短信里体验着爱,体验着思念,体验着等待,无论等待让日子变得多么漫长,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了。  
  
 2006年1月14日,草儿收到了恒的短信:
草儿,等我,我依然爱你。 
 在临近2月的时候,14变得特别的暧昧。草儿心里暖暖的想,下个月的今天,草儿不会再孤单了。 那时的草儿不曾去想:这样一份没有期限的等待,最终将被失望取代。  
  
 恒终于没有了任何消息。 草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有什么发生了。电话那头没有了恒的声音,只是重复着一个温柔的女声: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草儿的心也一点一点的空了。  
 草儿不去想为什么,草儿只是想恒怎么可以突然就不见了...... 
  
 草儿在角落的钢琴旁轻轻的唱着,依然是那首《一辈子的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文在吧台后静静的看着,草儿在等待中的哀喜,让文的心里总是一阵阵的疼。  
  
 咖啡馆总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暗淡的灯,暧昧的音乐,流行着寂寞和空虚,上演着脆弱的爱情。邂逅,恋爱,分手,不同的演员,相同的剧情,一遍一遍,周而复始,不断轮回。 文站在剧情之外默默地看着,对一种叫做幸福的结局陌生但却执着。 草儿,爱要是来了,好好把握。只是草儿,你准备好了吗?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文端出一杯卡布基诺放在草儿面前。  
 不一样哦,文。我还没猜呢。  
 草儿今晚也不一样。  
 草儿忽然又感觉有些冷。草儿奇怪那么遥遥不可及的文怎么就洞悉了她的心事?  
  
 文,你会爱上一个人吗?  
 会。  
 什么时候?  
 曾经。  
 那以后呢?  
 不知道。草儿,我们知道的只能是过去和&#;现在。  
 你的曾经一定有过伤害。  
 爱总会有伤害的。 
 所以你不相信爱了?  
 不,草儿,恒抬起头看着草儿,我比谁都相信,我相信爱没有谎言,当他说爱时那一定是真的,就象他说不爱了那也是真的。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燃起一支烟,脑海里忽然浮出恒阳光般的笑脸,有泪就从草儿的眼里滚了下来。  
 当一种习惯代替了另一种习惯,新的习惯已开始隐匿。你可以毫无准备,但注定别无选择。  
 五  
 草儿弓着身子,抱着屈着的腿,绻缩得象个母体里的婴儿。  
 2月的夜晚充斥着“嗖嗖”的寒风,它肆意的穿过草儿单薄的衣裳,穿过草儿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一直穿向草儿心底的那道伤痕,于是隐隐的痛变成了刻骨的寒。  
 
 绕回了原地,草儿依然孤单着,一切似乎没变,而一切分明都变了。  
 草儿燃起最后一支烟,黑暗里,草儿看见了文的脸,文说: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忽然明白了文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的表情,那分明也写着孤单,和草儿一样的孤单。  
 那样的表情渐渐的清晰,草儿忽然觉得文似乎并不遥远。  
  
 草儿紧了紧衣襟,把烟头朝天空用力的一挥,在心里暗下了决定:有关恒的一切从此也灰飞烟灭了...... 
  
 草儿起身,开了手机拨下了文的号码。  
 草儿,你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文焦急的声音。  
 象是一只受伤的小猫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草儿的心忽然一暖,有泪 就从眼里滚了下来...... 
 草儿?草儿??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我在去店铺的路上,文,你等我。  
 恩,我等你...... 
 
 文站在店门口的路灯下,越来越近。一片落叶划过文宽厚的肩,草儿觉得这一幕象是发生在电影里。 〈完〉

五月初五,丁子、小晗、阿梅成为好朋友 
        五月初五,丁子、小晗、阿梅永远是好朋友 
 
  五月初五,当小晗看到阿梅时,她微微的一笑。再见到她时,终于看到她灿烂的笑容,快要落下的太阳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又是一个五月初五,小晗和阿梅去太婆家吃粽子,倏然发现丁子,一个那么古怪的男生,可以很开心的流泪。 
  五月初五,丁子平静的将自己的身世说给小晗和阿梅听。阳光,仿佛不再明亮;
空气,仿佛不再流动。 
  五月初五,丁子说,爸爸再自己还未出生时,就抛弃妈妈,妈妈带着丁子,四处流浪,终于有一天,妈妈倒在了太婆家门前,太婆收养了刚刚懂事的丁子。这一晃,就是10年。 
  五月初五,小晗和阿梅开始明白,丁子在大笑&#;的时候为什么眼中总有一丝散不去的忧郁。小晗和阿梅开始懂得,丁子内心深处的世界,早已没有任何生机。 
  唉,还是那个五月初五,丁子依然在阿梅和小晗的嬉笑中沉默。他又开口,我要走了。呼吸,在小晗和阿梅中静止。 &#;
  五月初五,丁子的爸爸要把丁子带到太平洋西岸的澳大利亚。太婆颤颤悠悠的拄着那根褪了色的拐杖,在大门边,注视着丁子离去。回屋时,老泪纵横。 
  最后这个五月初五,小晗和阿梅在机场里,和丁子做最后的告别。阿梅流泪,小晗抬起头望着机场那空旷的屋顶,不让含在眼中的泪落下来。然后,送给丁子一个很阳光的笑脸,好好保重,不要忘记我们就好,有空回来看看&#;太婆,十年后我们还要见面,死约会,不见不散! 
  就在飞机起飞的瞬间,泪终于从小晗脸上滑落。夕阳的余光,照耀在晶莹的泪珠上,折射出一片光芒。 
  又是一个五月初五……四大古国 代笔物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拮, 
           此物最相思。 
               ——纪念我的不了情 
 
  远远的,我看见了一座被称为哀愁城的地方,它囚禁着我的心。所有的人们都把感情藏在这里,然后便成了无心人 冷而冰。本来我是不会这样早地把它关着的,就是那回的重逢改变了心的宿命—— 
 
  在舞会上,我遇见了心仪多时的他,此时的他也是孤单一人,寻找着舞伴。我不语,喝着一杯水。慢慢地,他走近了,我心如鹿撞,却用水来镇定&#;自己。 
 
  “小姐,你愿意做我的舞伴吗?”他温柔地问。 
   
  “好啊”我表面上轻快地回答,其实内心很矛盾,我不想因为这样而过早地失去自己的心。 
 
  “那就跳吧”他挽着我的手,然后再抱着我跳,“小姐,你很面熟。你很像我爱过的一个女孩” 
 
  “那你的心呢?”我试探着问。 
 
  “到它该到的地方了”他的脸表情冻结了,声音低沉。 
   “天啦,很恐怖!”我立即挣扎掉了,“对不起,我还有事!” 
 
  此时,我发现我的包落在了那里,我不敢去拿,因为我怕失去心——像我们这样的人一有了感情就会失去心的,再说了,他已经没有了心,他也有爱的人了。 
 
  “小姐,你的包!”他叫着,我此时已经逃离了。我不敢回头看,我知道我已经完全地要失去心了,毫无控制的,但我不想这样,我试图拖延。 
 
---------------------------------------------------------------------- 
 
下回再说吧,我的老爸要我下了……

蓝色珍珠(1) 
  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之间的故事。数个男孩和数&#;个女孩之间的故事。 
  一个纯正的来自校园的故事。 
  就此上演—— 
  我在江苏。盐城。读小学六年级。 
  这个暑假,听说要转到本部来学习,我们还挺高兴的,因为本部有童星艺术团,有学术报告厅,有温泉游泳馆,我们还是在三年级去本部看电影时听说的呢。 
  到了本部,应该分班了吧,我不想分班,因为班级里有倪紫慧,王沁羽,江纤等一大堆friend,我又急切地想分班,想看看土生土长的本部同学,想尽快脱离俺们班男生的魔爪……其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好!樊笼第一关——调座位!顺便说一下,班倒是没分,俺们还是那个无敌团结的五(1)班!当然现在是六(18)班哈。 
  班主任是换了的,他的头发有点像…像……(我知道不能说老师坏话,可是这个比喻太贴切了)像刺猬!班主任姓潘,很年轻。 
  太倒霉了,这个暑假没有出去晒太阳,积了两个月的霉气冲出来了!我…我……我居然派到和纪芷翰坐!他剃着板寸头,脸上的五官长得很精致,可是&#;他的脾气很大,和他坐的MM们都有一肚子怨气。他以前和偶的死党倪紫慧是同桌,小倪几乎每次下课都和他打架,最触目惊心的还是三年级的夏天,可以看到倪紫慧的胳膊上布着密密麻麻的小血点,鼓得就像要爆出来一般。他的指甲很锋利。当时执教的是马老师,他看到这俩冤家的胳膊都跟蛇咬了似的,吓得不得了。不过其实倪紫慧对我们谈起过他的一些情况,说过他的父母离了婚,爸爸又找了一个后妈,后妈又带着个小妹妹,他还很惨&#;的,而且他后妈是中学教师,对他超级严,真是一大堆苦水没法倒,才撒到我们身上。 
  再看看小妮子,王沁羽,江纤她们,倪紫慧的同桌是许炜扬,一个无情的家伙;
羽羽呢,和周敏坐,她是个雷打不动信仰“沉默是金”的姑娘;
江纤看到同桌的时候就欲哭无泪,这是个口吃、口臭都很严重的家伙——邹世杰!还“世杰”呢,一上课就瞌睡!同学们都不理他,他还不识时务,自讨没趣地搭讪!这么一看,我的命算好的啦!四大古国 代笔物草儿坐在铁路桥上,看着城市里穿梭的车流,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车厢里泛白的灯光从窗里泻了下来,在草&#;儿的身后抹下了一瞬间的白。 草儿吸完第一支烟,把手朝天空用力的一挥,红色的烟头在夜空下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像流星。  
 草儿突然就想,是不是也可以许个愿?是与否还来不及决定,闪烁的红光已经卷入桥下哗哗的流水,于是,一切在来不及开始中结束,消失不见。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记得,那天,夜空也是这样深邃,也一样有着密密的星。恒就坐在草儿身旁,肩并着肩。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
“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是知道一辈子很长的,可是草儿不知道有恒陪伴的日子会是这样短暂。 
二  
 2005年10月1日 七天的长假让文的咖啡馆变得吵杂而拥挤。 
 草儿坐在角落的钢琴旁,早已学会了习惯,习惯了所不会习惯的,也习惯了所不能习惯的。 淡淡的灯光下,草儿坐成一道寂寞的风景,指间划过的是一曲《一辈子的孤单》,她像刘若英一样轻轻的唱: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草儿轻轻的唱着,目光游移。一张张晃动着的熟悉或陌生的脸孔,在国庆的夜里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少了孤单的身影。 文在吧台后忙碌着,白色的棉布衬衫前系着件暗绿的围裙。岁月在他35岁的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沉淀了一份独有的成熟。草儿喜欢看文系着围裙的样子,草儿奇怪文一米八的个子怎么也可以将围裙穿的这样好看。 文不爱说自己的过去,草儿只知道文两年前从加拿大回国,开了这家咖啡馆。回国前,文和朋友在温哥华开着一家画廊。文的油画画的很好,现在咖啡馆里挂着的都是他的作品,标着高价,喜欢的人很多,可是从没卖出过。 
 草儿曾问过文:为什么不打个折?打的话一定卖的很好。  
 文就笑了,我不想卖的。 
 那为什么要标着价?文总是让她奇怪。 
 文笑着刮下草儿的鼻子,等哪天我要是画出一幅无价的就不标了。  
 文是可以自负的,草儿想。 
 文的才气和俊朗的外表总是吸引着很多女人,咖啡馆里常来一些美丽的单身女子,草儿看着文对她们如出一辙的绅士般的温柔,草儿知道,其实文是遥遥不可及的。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 然后,草儿就看见了恒。 恒坐在吧台的角落,紧邻着草儿的位子,黑色的T恤后高大的背影在人群里陌生但却醒目。 
 文把一勺磨好的咖啡放进了咖啡壶,于是浑浊的空气里开始飘起了浓浓的咖啡香。  
 草儿,猜猜!文说。 
 草儿闭上眼睛,夸张地皱起眉头深深的吸一口气,南山!  
 文端出一杯早已调好的卡布基诺,笑着刮了下草儿的鼻子,那是草儿猜中后的奖品。  
 草儿,你的鼻子该用&#;来辑毒。  
 不可以,除非咖啡也变成一种毒品。草儿喝着卡布基诺,笑的一脸得意。  
 草儿喜欢卡布基诺,一点点烈,一点点苦,拌着奶油有种温醇而浑厚的香,让草儿觉得塌实而安心。 
 文,你调的卡布基诺是世界上最好喝的!  
 我穿围裙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文笑。  
 是!草儿也笑,这是文在草儿心里的两个世界之最。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着草儿笑着露出整齐的牙齿。草儿坐在恒的身旁,看见了恒手中的卡布基诺。  
 为世界上最好喝的卡布基诺干杯!恒笑着举起杯子。草儿抬头,看见了一张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干杯!恒的笑亲切温暖得不容拒绝。 
 你叫草儿?我是恒,第一次来,以后会有第N次。  
 草儿笑笑,因为咖啡? 
 是,还有你的歌,一辈子的孤单。  
 呵呵,你是今晚这里唯一孤单的人。  
 不,不止我。 恒抬头看着草儿,炯炯的目光一直穿到了草儿的心底。 
 草儿忽然就觉的有些冷,像是褪去一层厚厚的皮。  
 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一个人住,一个人走,一个人的一切让草儿早已经习惯,习惯到已经忘了怎么去感觉孤单。草儿不明白为什么恒可以这么轻易的让这样的习惯在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草儿沉默着燃起一支烟,寂寞的红光里,草儿莫名就生出一丝自怜。  
 文专心的磨着咖啡,仿佛在自家的厨房,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除了草儿。 在文的眼里,红光背后草儿那张清秀的脸从来就写着孤单,清晰得让文的心总是隐隐的疼。  
 草儿是不知道的,在草儿心里,文遥遥而不可及。  
三  
 长假渐渐的接近尾声,咖啡馆里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少了嘈杂多了些清静。  
 每天,当草儿唱着歌时抬头总能看见吧台前的恒,微笑着,一脸阳光。  
 恒的笑那样的真实,那样的近。草儿想。  
 吧台后的文总在忙碌着,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依然是一份草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诠释的表情。 
 恒开始陪着草儿走回家的路,陪着草儿爬上高高的铁路桥,看车流,数星星。 恒的陪伴让草儿觉得回家的路越来越短。 
 10月7日晚12:00,深邃的夜空有密密的星,恒和草儿坐在铁路桥上,肩并着肩。 
 恒说他来至五千公里以外的城市,只是因为旅游路过这里。 
 恒说草儿,明天一早我就得搭班机回去。  
 那时,草儿刚好抬头,看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草儿的心突然就紧了一下。  
 美丽的背后为什么总是注定逝去?草儿想着,什么也没说,开始数天上的星星。 满天的星星,或近或远,或暗或明,在草儿眼里朦胧成一串晶莹的泪滴。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见了草儿脸上的那串晶莹。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恒说着,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是开始或是结束?草儿不想,因为一切早已混淆不清。草儿只知道她的等待将随之而起。 
四  
 吧台后的文一如既往的忙碌着。咖啡馆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没有了恒高大的身影。 
 草儿在恒的电话和短信里体验着爱,体验着思念,体验着等待,无论等待让日子变得多么漫长,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了。  
  
 2006年1月14日,草儿收到了恒的短信:
草儿,等我,我依然爱你。 
 在临近2月的时候,14变得特别的暧昧。草儿心里暖暖的想,下个月的今天,草儿不会再孤单了。 那时的草儿不曾去想:这样一份没有期限的等待,最终将被失望取代。  
  
 恒终于没有了任何消息。 草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有什么发生了。电话那头没有了恒的声音,只是重复着一个温柔的女声: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草儿的心也一点一点的空了。  
 草儿不去想为什么,草儿只是想恒怎么可以突然就不见了...... 
  
 草儿在角落的钢琴旁轻轻的唱着,依然是那首《一辈子的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文在吧台后静静的看着,草儿在等待中的哀喜,让文的心里总是一阵阵的疼。  
  
 咖啡馆总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暗淡的灯,暧昧的音乐,流行着寂寞和空虚,上演着脆弱的爱情。邂逅,恋爱,分手,不同的演员,相同的剧情,一遍一遍,周而复始,不断轮回。 文站在剧情之外默默地看着,对一种叫做幸福的结局陌生但却执着。 草儿,爱要是来了,好好把握。只是草儿,你准备好了吗?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文端出一杯卡布基诺放在草儿面前。  
 不一样哦,文。我还没猜呢。  
 草儿今晚也不一样。  
 草儿忽然又感觉有些冷。草儿奇怪那么遥遥不可及的文怎么就洞悉了她的心事?    
 文,你会爱上一个人吗?  
 会。  
 什么时候?  
 曾经。  
 那以后呢?  
 不知道。草儿,我们知道的只能是过去和现在。  
 你的曾经一定有过伤害。  
 爱总会有伤害的。 
 所以你不相信爱了?  
 不,草儿,恒抬起头看着草儿,我比谁都相信,我相信爱没有谎言,当他说爱时那一定是真的,就象他说不爱了那也是真的。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燃起一支烟,脑海里忽然浮出恒阳光般的笑脸,有泪就从草儿的眼里滚了下来。  
 当一种习惯代替了另一种习惯,新的习惯已开始隐匿。你可以毫无准备,但注定别无选择。  
 五  
 草儿弓着身子,抱着屈着的腿,绻缩得象个母体里的婴儿。  
 2月的夜晚充斥着“嗖嗖”的寒风,它肆意的穿过草儿单薄的衣裳,穿过草儿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一直穿向草儿心底的那道伤痕,于是隐隐的痛变成了刻骨的寒。  
 
 绕回了原地,草儿依然孤单着,一切似乎没变,而一切分明都变了。  
 草儿燃起最后一支烟,黑暗里,草儿看见了文的脸,文说: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忽然明白了文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的表情,那分明也写着孤单,和草儿一样的孤单。  
 那样的表情渐渐的清晰,草儿忽然觉得文似乎并不遥远。  
  
 草儿紧了紧衣襟,把烟头朝天空用力的一挥,在心里暗下了决定:有关恒的一切从此也灰飞烟灭了...... 
  
 草儿起身,开了手机拨下了文的号码。  
 草儿,你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文焦急的声音。  
 象是一只受伤的小猫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草儿的心忽然一暖,有泪 就从眼里滚了下来...... 
 草儿?草儿??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我在去店铺的路上,文,你等我。  
 恩,我等你...... 
 
 文站在店门口的路灯下,越来越近。一片落叶划过文宽厚的肩,草儿觉得这一幕象是发生在电影里。 〈完〉

四大古国 代笔物:富力华东方尽党顶:主动践行本题教养育,砥砺前行


             没人说得出, 
           早晨会有一派什么景色。 
      是大雾迷漫的?是朝阳四射的?是雪花飞舞的? 
               夜里, 
           我的脑海里充满了问号。 
               于是,           我在梦里想象早晨的景色。 
         当夜色渐渐退去,黎明缓缓而来时, 
          我已醒来,我往窗外一看: 
     大地仿佛被冷得穿上了一件雪白,厚厚的“&#;棉衣” 
      一条条小湖仿佛一夜之间变的是那么的胆小, 
         躲在洁白的雪里不肯出来, 
          就留了几条裂缝“喘气” 
         一棵棵大树被&#;折磨地遍体鳞伤 
             叶子落了, 
           树干还在摇摇欲坠!四大古国 代笔物蓝色令我心&#;旷神怡 
让我想笑 
而白色令我神清气爽 
让我向往…… 
蓝的天和白的云 
是大自然 
最亮丽 &#;
最活泼的打扮 
忧郁&#;而洁白 
蓝天带着一种神秘的温柔 
白云带着一种神秘的诱惑 
温柔的诱惑 
让我想 
问候天空

这群人是生活在尼诺城中最底层的小偷,他们称不上盗贼,因为他们只能靠一些小偷小摸来维持自己的生计。所谓的牵鱼就是偷东西,而黎叔就是他们的头。他手下一共有十几个孩子,只有丫头是女孩儿,这些孩子全都是他从大街上拣回来的孤儿。这些孩子里,就属这个  
  叫阿呆的男孩儿最能干。当初,黎叔看上了阿呆有一双灵巧的小手才收留他的。这个孩子一直都是愣头愣脑的样子,说话有的时候都说不俐落,问他叫什么也不知道,学偷东西的技巧也学得很慢,脑子似乎不太好使似的,所以大家都叫他阿呆。可是阿呆虽然笨,但却很执着,经过黎叔几个月的教导和他自己的勤修苦练,终于记住了顺手牵羊这一招,而且已经将这招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为了练习出手的速度,他甚至在寒冷的大街上一个人用手指戳地上的雪花,雪花沾的越少,就证明他的眼力越好。这个办法虽然笨,但却有着很好的效果。几个月的练习,终于让他有了牵鱼的基础。最让黎叔兴奋的是阿&#;呆傻傻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也不明白牵鱼是坏事,只要给他馒头吃,他一定会按照吩咐去做。  
  走在大街上,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长相不出众、眼神直直的孩子,但是往往就是一错身的工夫,他们的钱袋就已经到了阿呆的手中。当黎叔第一次看到阿呆手中鼓鼓囊囊的钱袋时,吃惊得合不拢嘴。从那以后,阿呆也成了这群孩子中最受黎叔“宠爱”的,他每天最起码  
  都能吃到一两个冷硬的馒头,让其他伙伴羡慕得不得了。阿呆人虽然有些傻,但为人却很好,他往往在自己吃不饱的情况下,将馒头让给其他人一部分。可是,那些同伴并没有因为他的善良而感激,反而经常捉弄他,甚至抢他的食物。  
  丫头是黎叔一年前从街头收下的。听丫头自己说,从她记事以来,就一直跟着一位老奶奶生活,生活虽然艰苦,但也吃得饱穿得暖。一年多以前,那老奶奶患病死了,丫头也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只得靠乞讨来勉强度日。黎叔之所以收下丫头,是因为看上了丫头,不,是  
  看上了那位老奶奶留给丫头的破屋子。在寒冷的尼诺城,有什么比遮风避雪的房屋更好的呢?丫头和阿呆正好相反,她学什么都学得非常快,黎叔的那些本领不到一个月就全被她掌握了。可是丫头却也是至今唯一一个没有牵到过鱼的孩子。并不是因为她技术不行,最主要的是因为她的心实在太善良了。她有几次本来已经得手了,但一看到失主焦急的神情却又忍不住送了回去。为此她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而每次阿呆都为她扛了下来。这两个孩子也自然的成为了好朋友,他们在这群小偷中是很显眼的,因为只有他们是黄种人,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阿呆与丫头之间互相产生了深厚的友谊。今天,又是因为丫头将到手的东西还给了那位焦急的妇女,而遭到了黎叔的责打。  
  黎叔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小巷的尽头,丫头猛地扑入阿呆的怀中放声痛哭。阿呆愣愣的看着怀中瘦小的身体,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小心的拍了拍女孩儿的肩膀,道:“丫头,别,别哭了。很疼是不是?”  
  半晌,丫头的哭声收歇,抬起冻得通红的小脸,看着面前的男孩儿,泪眼朦胧的说道:“阿呆哥哥,活着,真的好痛苦啊”  
  阿呆显然没有明白女孩儿的意思,从怀中掏出半个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递了过去,愣愣的道:“丫头,给你吃,吃饱了就不痛苦了”  
  丫头看着眼前这傻愣愣而又充满真诚的男孩儿,将馒头接了过来,抽泣了几声,道:“阿呆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阿呆拉着丫头坐到角落里,将自己身上的破棉袄脱了下来,披在两人的肩膀上,和丫头依偎在一起,憨憨的说道:“我有对你好吗?快吃馒头吧,吃了馒头就不冷了。我待会儿还要去牵鱼呢”说着,他馋涎欲滴的看着丫头手中那半个冷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  
  丫头看着阿呆憨厚的面容,不禁有些痴了,双手用力将那半块馒头一分为二,递给阿呆一块。  
  阿呆咽了口唾沫,道:“我,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丫头将馒头塞到阿呆手中,道:“我胃口小,吃不了那么多,咱们一起吃”说着,双手捧着自己的那四分之一块馒头,用力的咬了一口。阿呆哦了一声,狼吞虎咽的将那四分之一块馒头吞咽下去,由于吃得太快,不由得噎住了,  
  “啊,呜”  
  丫头看着阿呆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一边帮他拍着背,一边从地面上前天留下的积雪中抓了一把塞入他口中。  
  阿呆努力的将积雪化为水,费了半天劲才将嗓子中的干馒头咽了下去,长出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道:“谢谢你啊!”  
  半晌,丫头终于努力奋斗完自己&#;的馒头,突然冲阿呆道:“阿呆哥,等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阿呆一愣,努力的想着嫁这个字的含义,半天才支吾着道:“什么叫嫁?”  
  丫头暗叹一声,道:“嫁,就是我要做你老婆,照顾你一辈子啊。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许反悔哦,从现在开始,我丫头就是你阿呆的未婚妻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对我”  
  阿呆点了点头,道:“未婚妻?哦,好吧,那我每天多分你一点馒头吧” 
PS:我刚刚来到这里,第一次写,大家多多支持哦!谢谢啦!四大古国 代笔物静静地飘过 
 
 以天空为背景 
 
 将心中的感叹 
  编成心中的舞蹈 
 
 于是 
 
 便在人们&#;的注视中 <&#;br> 
 开始了生命的幸福 

四大古国 代笔物:定量给料机采取重力己触动张紧装置确保皮带拉力永恒


今夜月色明朗 
哗哗树叶儿在响 
走进风中徜徉 留恋风儿悠扬 
 
我是童话中的公主 
风吹起了长发 
月光下的皇冠 
依然闪烁光芒 
 
我是神话中的天使 
有美丽的等待 
紧握手心的幸福 
风吹落了羽毛 
 
当我突然发现 
一切都如此美好 
我也&#;在遐想 
深情遥望远方 
 
        &#;       写于2006年10月28日 
四大古国 代笔物阴阳迷藏,这是一种只要两个以上孩子就能玩的游戏,一个孩子做鬼,几个孩子做人,做鬼的孩子抓到了人,人便成了鬼,然后从前是人的鬼便去捉从前是鬼的人,然后再互换,游戏就能这样一直一直玩下去,直到太阳落山,母亲呼唤回家的时候。我没玩过这些游戏,但是我知道,只要我作为鬼,谁都可以被我捉住,只要我作为人,游戏就会永远永远维持在我是人的时候,直至结束。——莫晓 
  “喂,不是要输入ID么”少年呐呐的看着他们,这些人,咳,态度转变的真快。一堆崭新的记忆已经在他脑中初具姿态,性格与思想受到部分冲击,没缓和过来,所以没怎么开口。可是,谁来告诉他,他们现在的举动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嗯嗯,所以我们亲爱的少年大概是不会发现他棕褐的眼变成一种浅黑。像是阳光从纯黑的背后穿过,造成的那种有点点泛着光,有些透明的黑。 
  “呃?”女子有些诧异,然后很快的恢复好,“少爷要用以前的数据测试么” 
  嗯? 
  少年下意识点头,虽然他根本没有了解现在的状况…… 
  “那么&#;”女子抬手,那些光阵又一次出现。 
  · 
  莫瑾很不爽,这个游戏很无趣,里面的NPC冷脸对人一点&#;也不礼貌,而且还动不动弄出这种强烈刺眼的光束,诶诶,不怕灼伤他的眼睛么。居然还在光束之后送回了现实,到底怎么玩啊。 
  好吧,最重要的是,这&#;么无聊的游戏居然把游戏仓卖得那么贵,他的钱啊啊啊…… 
  不过……莫瑾有些疑惑,自己的领域,是怎么失常的? 
  天赋直觉。没有传说中的预言那样可以完全知晓,只是让第六感的可信度比常人提高个百分之几百而已。不过有一点倒是比预言好多了,预言者只能施展领域几次,毕竟知晓一切是要受到天地规则的约束的,这个倒是能施展无数次,也没有预言那么痛苦不是么。 
  可是现在要知道的是,天地规则中至高无上的领域,那个从上古黑铁时期便在兰蒂斯大陆中流传的强大天赋怎么会失效。 
  为什么说失效了? 
  当然是因为这游戏啊,预感明明觉得买了这个会很愉快的。要不然想让莫瑾花自己的钱购买这种毫无意义的娱乐活动?痴心妄想! 
  (- -其实主要原因是要花你自己的钱而不是游戏毫无意义吧。)

四大古国 代笔物:疼经怎么办,怎么能缓松

草儿坐在铁路桥上,看着城市里穿梭的车流,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车厢里泛白的灯光从窗里泻了下来,在草儿的身后抹下了一瞬间的白。 草儿吸完第一支烟,把手朝天空用力的一挥,红色的烟头在夜空下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像流星。  
 草儿突然就想,是不是也可以许个愿?是与否还来不及决定,闪烁的红光已经卷入桥下哗哗的流水,于是,一切在来不及开始中结束,消失不见。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记得,那天,夜空也是这样深邃,也一样有着密密的星。恒就坐在草儿身旁,肩并着肩。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
“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是知道一辈子很长的,可是草儿不知道有恒陪伴的日子会是这样短暂。 
二  
 2005年10月1日 七天的长假让文的咖啡馆变得吵杂而拥挤。 
 草儿坐在角落的钢琴旁,早已学会了习惯,习惯了所不会习惯的,也习惯了所不能习惯的。 淡淡的灯光下,草儿坐成一道寂寞的风景,指间划过的是一曲《一辈子的孤单》,她像刘若英一样轻轻的唱: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草儿轻轻的唱着,目光游移。一张张晃动着的熟悉或陌生的脸孔,在国庆的夜里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少了孤单的身影。 文在吧台后忙碌着,白色的棉布衬衫前系着件暗绿的围裙。岁月在他35岁的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沉淀了一份独有的成熟。草儿喜欢看文系着围裙&#;的样子,草儿奇怪文一米八的个子怎么也可以将围裙穿的这样好看。 文不爱说自己的过去,草儿只知道文两年前从加拿大回国,开了这家咖啡馆。回国前,文和朋友在温哥华开着一家画廊。文的油画画的很好,现在咖啡馆里挂着的都是他的作品,标着高价,喜欢的人很多,可是从没卖出过。 
 草儿曾问过文:为什么不打个折?打的话一定卖的很好。  
 文就笑了,我不想卖的。 
 那为什么要标着价?文总是让她奇怪。 
 文笑着刮下草儿的鼻子,等哪天我要是画出一幅无价的就不标了。  
 文是可以自负的,草儿想。 
 文的才气和俊朗的外表总是吸引着很多女人,咖啡馆里常来一些美丽的单身女子,草儿看着文对她们如出一辙的绅士般的温柔,草儿知道,其实文是遥遥不可及的。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 然后,草儿就看见了恒。 恒坐在吧台的角落,紧邻着草儿的位子,黑色的T恤后高大的背影在人群里陌生但却醒目。 
 文把一勺磨好的咖啡放进了咖啡壶,于是浑浊的空气里开始飘起了浓浓的咖啡香。  
 草儿,猜猜!文说。 
 草儿闭上眼睛,夸张地皱起眉头深深的吸一口气,南山!  
 文端出一杯早已调好的卡布基诺,笑着刮了下草儿的鼻子,那是草儿猜中后的奖品。  
 草儿,你的鼻子该用来辑毒。  
 不可以,除非咖啡也变成一种毒品。草儿喝着卡布基诺,笑的一脸得意。  
 草儿喜欢卡布基诺,一点点烈,一点点苦,拌着奶油有种温醇而浑厚的香,让草儿觉得塌实而安心。 
 文,你调的卡布基诺是世界上最好喝的!  
 我穿围裙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文笑。  
 是!草儿也笑,这是文在草儿心里的两个世界之最。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着草儿笑着露出整齐的牙齿。草儿坐在恒的身旁,看见了恒手中的卡布基诺。  
 为世界上最好喝的卡布基诺干杯!恒笑着举起杯子。草儿抬头,看见了一张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干杯!恒的笑亲切温暖得不容拒绝。 
 你叫草儿?我是恒,第一次来,以后会有第N次。  
 草儿笑笑,因为咖啡? 
 是,还有你的歌,一辈子的孤单。  
 呵呵,你是今晚这里唯一孤单的人。  
 不,不止我。 恒抬头看着草儿,炯炯的目光一直穿到了草儿的心底。 
 草儿忽然就觉的有些冷,像是褪去一层厚厚的皮。  
 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一个人住,一个人走,一个人的一切让草儿早已经习惯,习惯到已经忘了怎么去感觉孤单。草儿不明白为什么恒可以这么轻易的让这样的习惯在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草儿沉默着燃起一支烟,寂寞的红光里,草儿莫名就生出一丝自怜。  
 文专心的磨着咖啡,仿佛在自家的厨房,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除了草儿。 在文的眼里,红光背后草儿那张清秀的脸从来就写着孤单,清晰得让文的心总是隐隐的疼。  
 草儿是不知道的,在草儿心里,文遥遥而不可及。  
三  
 长假渐渐的接近尾声,咖啡馆里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少了嘈杂多了些清静。  
 每天,当草儿唱着歌时抬头总能看见吧台前的恒,微笑着,一脸阳光。  
 恒的笑那样的真实,那样的近。草儿想。  
 吧台后的文总在忙碌着,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依然是一份草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诠释的表情。 
 恒开始陪着草儿走回家的路,陪着草儿爬上高高的铁路桥,看车流,数星星。 恒的陪伴让草儿觉得回家的路越来越短。 
 10月7日晚12:00,深邃的夜空有密密的星,恒和草儿坐在铁路桥上,肩并着肩。 
 恒说他来至五千公里以外的城市,只是因为旅游路过这里。 
 恒说草儿,明天一早我就得搭班机回去。  
 那时,草儿刚好抬头,看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草儿的心突然就紧了一下。  
 美丽的背后为什么总是注定逝去?草儿想着,什么也没说,开始数天上的星星。 满天的星星,或近或远,或暗或明,在草儿眼里朦胧成一串晶莹的泪滴。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见了草儿脸上的那串晶莹。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恒说着,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是开始或是结束?草儿不想,因为一切早已混淆不清。草儿只知道她的等待将随之而起。 
四  
 吧台后的文一如既往的忙碌着。咖啡馆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没有了恒高大的身影。 
 草儿在恒的电话和短信里体验着爱,体验着思念,体验着等待,无论等待让日子变得多么漫长,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了。  
  
 2006年1月14日,草儿收到了恒的短信:
草儿,等我,我依然爱你。 
 在临近2月的时候,14变得特别的暧昧。草儿心里暖暖的想,下个月的今天,草儿不会再孤单了。 那时的草儿不曾去想:这样一份没有期限的等待,最终将被失望取代。  
  
 恒终于没有了任何消息。 草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有什么发生了。电话那头没有了恒的声音,只是重复着一个温柔的女声: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草儿的心也一点一点的空了。  
 草儿不去想为什么,草儿只是想恒怎么可以突然就不见了...... 
  
 草儿在角落的钢琴旁轻轻的唱着,依然是那首《一辈子的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文在吧台后静静的看着,草儿在等待中的哀喜,让文的心里总是一阵阵的疼。  
  
 咖啡馆总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暗淡的灯,暧昧的音乐,流行着寂寞和空虚,上演着脆弱的爱情。邂逅,恋爱,分手,不同的演员,相同的剧情,一遍一遍,周而复始,不断轮回。 文站在剧情之外默默地看着,对一种叫做幸福的结局陌生但却执着。 草儿,爱要是来了,好好把握。只是草儿,你准备好了吗?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文端出一杯卡布基诺放在草儿面前。  
 不一样哦,文。我还没猜呢。  
 草儿今晚也不一样。  
 草儿忽然又感觉有些冷。草儿奇怪那么遥遥不可及的文怎么就洞悉了她的心事?  
  
 文,你会爱上一个人吗?  
 会。  
 什么时候?  
 曾经。  
 那以后呢?  
 不知道。草儿,我们知道的只能是过去和现在。  
 你的曾经一定有过伤害。  
 爱总会有伤害的。 
 所以你不相信爱了?  
 不,草儿,恒抬起头看着草儿,我比谁都相信,我相信爱没有谎言,当他说爱时那一定是真的,就象他说不爱了那也是真的。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燃起一支烟,脑海里忽然浮出恒阳光般的笑脸,有泪就从草儿的眼里滚了下来。  
 当一种习惯代替了另一种习惯,新的习惯已开始隐匿。你可以毫无准备,但注定别无选择。  
 五  
 草儿弓着身子,抱着屈着的腿,绻缩得象个母体里的婴儿。  
 2月的夜晚充斥着“嗖嗖”的寒风,它肆意的穿过草儿单薄的衣裳,穿过草儿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一直穿向草儿心底的那道伤痕,于是隐隐的痛变成了刻骨的寒。  
 
 绕回了原地,草儿依然孤单着,一切似乎没变,而一切分明都变了。  
 草儿燃起最后一支烟,黑暗里,草儿看见了文的脸,文说: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忽然明白了文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的表情,那分明也写着孤单,和草儿一样的孤单。  
 那样的表情渐渐的清晰,草儿忽然觉得文似乎并不遥远。  
  
 草儿紧了紧衣襟,把烟头朝天空用力的一挥,在心里暗下了决定:有关恒的一切从此也灰飞烟灭了...... 
  
 草儿起身,开了手机拨下了文的号码。  
 草儿,你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文焦急的声音。  
 象是一只受伤的小猫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草儿的心忽然一暖,有泪 就从眼里滚了下来...... 
 草儿?草儿??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我在去店铺的路上,文,你等我。  
 恩,我等你...... 
 
 文站在店门口的路灯下,越来越近。一片落叶划过文宽厚的肩,草儿觉得这一幕象是发生在电影里。 〈完〉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仙剑零数侠传3D回合游玩中秋节特佩玩法尽先先爆料!仙剑零数侠传3D回合游玩中秋节特佩玩法尽先先爆料!,王凌火了,林依早火了,曾之乔火了,唯独她壹直火到当今,红河州科技局科技项目申报及人才成员确立工干得到成效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